现在位置首页 / 生活多美好 /正文

[转]金庸笔下一段精彩的领导讲话

作者: IT小兵 | 2016年4月8日| 热度:℃ | 评论: |参与:

我们今天来聊金庸笔下的一段精彩的领导讲话。

 

你可能要说,领导发言还有什么精彩不精彩的,不就是画大饼、撂狠话、再乱加两句谚语古诗词么。

 

还真不是这样。

 

先来交代一下故事背景。这位讲话的人,叫做梁长老,是《神雕侠侣》里面丐帮的主要领导,一位资历很深的老同志。

 

他为什么要讲话呢?很简单:丐帮要选新的帮主。

 

看过金庸小说的大概都知道,丐帮前前后后经历了几任帮主:洪七公——黄蓉——鲁有脚。很不幸的是,鲁有脚帮主被敌人杀害了,丐帮几十万叫花子群龙无首,必须召开全国叫花子代表大会,紧急推举一位新帮主。

 

怎么推举呢?丐帮领导层内部研究,定下来的办法是—— 面向江湖,敞开大门,比武夺帅。

 

梁长老的任务,就是要作为丐帮高层的代表,发表一番公开讲话,向从各地赶来开会的数以千计的代表们宣布这个新帮主的推举办法、推举流程。

 

这是一个很难、很棘手的活儿。为什么说难呢?有几个原因。

 

第一个原因:事情敏感,牵涉重大。在机关里呆过的就知道,历来组织人事工作都是最敏感的,更何况是推举一把手。

 

如果是关起门来研究,那还好办一点,定了新帮主之后一宣布就完了。但今天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推举,不稳定因素很多,需要很强的现场表达、把控能力。

 

第二个原因:在场参会的人里面,有一些身份很特殊的人。比如黄蓉,人家可是前帮主。你既然现任帮主死了,请不请前帮主回来“复辟”?如果不请,如何措辞?找什么理由?

 

当然,你可能会说黄蓉本来就不想当,可人家想不想当是一回事,你请不请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

此外,在场还有许多丐帮的老同志,各有各的资本,各有各的派系。如果黄蓉不做帮主,论资排辈则该轮到他们做帮主。可现在你要搞比武夺帅,要敞开大门、提拔后进,他们有没有意见?他们的门人弟子有没有意见?怎么才让能让他们心平气和接受?

 

这些都是很不好处理的问题,一旦有什么表述不当,弄不好就种下隐患。

 

第三,现场不只有丐帮的人,还有许多五湖四海的外邦友人和江湖人士。你丐帮选帮主,大家都眼睁睁看着呢,一个弄不好,内讧起来,会让外人看了笑话。

 

总而言之,梁长老这一番讲话,话题敏感,牵涉重大,很考验功力。

 

结果呢?我们的梁长老不亏是高手,头脑特别清楚,发表了一番教科书般精彩的讲话。

 

上台的时候,他就先亮了一手功夫:

 

“梁长老跃上高台,众人见他白发如银,但腰板挺直,精神矍铄,这一跃起落轻捷,更见功力,人人都喝起彩来。”

 

这一下先声夺人,显了功夫,展示了自己的体力和能量,給讲话增添了分量。

 

梁长老随即的讲话,分为四个部分。开头第一部分就是作一番解释:凭什么是我这个老朽在这里讲?

 

我们很多人平时就不太注意这一点,有了当众表现的机会就飘飘然,上来就呼呼喝喝,完全不顾有没有威望更重、资历更深的人在场。人家梁长老可不是这样的。他的开头是:

 

“黄前帮主神机妙算,说甚么便是甚么,决不能错。但她老人家客气,定要我们……商量决定。”

 

你看,梁长老交代得很清楚——不是老朽我厚着脸皮要在这里讲,本来该当黄蓉讲的。但是黄蓉“客气”,非要我们来讲。

 

如此一来,既給自己今天的讲话加持了合法性,又烘托出黄蓉的气度和风范。黄蓉固然乐意,她的门人弟子听着也顺耳。

 

第二部分,更体现了梁长老的功力。他集中只讲了一点:要重新请回黄蓉做帮主!

 

他是怎么讲的呢?“黄前帮主那样百年难见的人物,那是再也遇不上的了。”“我们想来想去,只有请黄前帮主勉为其难,再来统领这十数万弟子。”

 

你看,他一上来就高度评价黄蓉是“百年难见”,这个恭维真是至矣尽矣,蔑以加矣。随即,以进为退,慷慨陈词,要请黄蓉回来做帮主。

 

这话一说,现场是什么反应?请注意,是“采声雷动,比先前更加响了。”

 

这喝彩声和掌声说明什么?说明黄蓉虽然退下来很久了,但在丐帮仍然很有人气、很有威望、有大批支持者。如果你一上来就抛开黄蓉,他们要不开心的。

 

梁长老不但表示要请回黄蓉,还再加上了一句话:

 

“黄前帮主倘若不答应,我们只有苦求到底!”

 

你瞧,我们对黄前帮主的怀念,是真心的,是发自肺腑的,请她回来再做帮主也是出于至诚的。

 

话说到这个地步,对黄蓉的面子已经给足了,前面是高高捧起,现在该轻轻卸下了。

 

由此梁长老说了第三层意思:为什么不能请回黄蓉做帮主。

 

他是这样开头的:“可是眼前却有一件大大的为难处……”

 

究竟有什么为难处,足以妨碍黄蓉回来当我们的帮主呢?这个理由必须堂堂正正,出于公心,大家心服。

 

梁长老是这样说的:

 

“蒙古鞑子这一次南北大军合攻襄阳,情势实在紧迫。黄前帮主全神贯注,辅佐郭大侠筹思退敌大计,这一件大事非同小可。我们若是不断拿一群叫化儿的小事去麻烦她老人家,天下的老百姓不把我们臭叫化骂死才怪?”

 

你看,梁长老所说的这件大事足够大——敌军入侵,国家危亡。

 

他把丐帮的事情,说成是“叫花儿的小事”;把黄蓉手头的事情,说成是非同小可的大事,两相权衡之下,当然不能用“小事”影响“大事”了。

 

粱长老有一句话说得妙——“天下的老百姓不把我们骂死才怪”。不是我们不请回黄帮主,而是“天下的老百姓”不允许我们打搅她;试问是我们丐帮大还是天下的人民群众大?当然是人民大。我们当然要响应人民的呼声。

 

这一番话,立论严正,无可挑剔,而且进一步抬高了黄蓉——俺们这点子破事,太破了,太无聊了,实在不配让黄蓉分心。

 

此段讲话效果如何?几乎所有人都服气:“这番话只听得台下众人个个点头。”

 

那么,黄蓉自己想不想回来做帮主呢?

 

当然不想!之前她让位給鲁有脚,就是嫌杂事儿多,不耐烦管,平时她连乞丐服都不肯穿,到了公开场合迫不得已,只好在身上不起眼处胡乱打几个补丁了事。相比于当时,现在她年纪更大了,怎么可能再回来挑这一摊子破事呢。

 

可是这个理由,她无法公开说出口——什么?你嫌我们丐帮事儿多?拜托,我们现在正需要你好不好?几十万弟子眼巴巴看着你好不好?你就因为嫌麻烦,就要撂挑子、卸担子吗?你对得起当年洪七公的托付吗?你就不怕帮中兄弟们寒心吗?

 

梁长老的讲话,恰恰帮黄蓉解了围。当他说出“天下老百姓都不让我们返聘黄帮主”的时候,黄蓉大概要想:这个担子卸的,我給100分。

 

讲话的第四部分,是关键挑战。梁长老要当众抛出一个重大决定:敞开大门,公开选拔,比武夺位。

 

“眼前只有一条明路,那便是请一位帮外英雄参与本帮,领这十数万子弟。”

 

宣布完这个重大决定后,他忽然偏离主题,追忆起了往事来。他说了些什么呢?大家不要嫌长,耐心读完:

 

“想当年本帮君山大会,推举帮主,终于推举出了黄前帮主,那时她老人家可也不是丐帮的弟子啊。不瞒各位说,当时兄弟很不服气,还跟她老人家动过手过招,结果怎样呢?哈哈,总之给打得五体投地、心悦诚服。她老人家当了帮主之后,敝帮好生兴旺,说得上风生水起。”

 

为什么忽然说这样一大段历史掌故?难道是粱长老人老话多,喜欢絮叨旧事了?

 

粱长老是有深意的。因为这“敞开大门、比武公选”的方案,大家很有可能不服气,引发矛盾——凭什么让外帮人也来选?丐帮难倒就没有元老眷宿么?你梁长老风格高,不想做帮主,难倒别的长老也不想做?难到我们这么多年的资历、功劳都成了废纸么?

 

何况,就算要提拔任用年轻人,丐帮几十万弟子里就选不出来么,为什么要搞大比武、要请外援,让不相干的外人来参与?

 

梁长老讲的故事,正是回答这种质疑的:首先、这个办法是有先例的,谁呀?正是黄蓉,她就是典型的外帮的年轻人,你莫非还质疑她不成?第二,这个办法是有成效的,什么成效?就是“敝帮好生兴旺,说得上风生水起”;第三,你们都别不服气,当年老子还曾不服气呢,结果是被“打得五体投地”,今天你想做下一个吗?

 

粱长老这段话,回忆的是当年,却句句说的是当下。他这是用黄蓉的威信和成功,为今天的帮主选拔方案做了最好的背书。

 

最后,快言快语,敲砖钉脚,果断结束讲话:

 

“请各位英雄到台上一显身手,谁强谁弱,大伙儿有目共睹。”

 

他说完之后,台下“采声四起”,讲话大获成功。

 

每次我读金庸,读到这一段,都觉得梁长老水平高。

 

方方面面他都照到了。对于老领导黄蓉,他抬了轿子、给了面子、卸了担子,让黄蓉充分满意。

 

对于手下的群丐,他既讲了政策,又讲了决策的背景和考量,句句说在人心坎上,而且语言浅白俚俗、举重若轻,不时“臭叫化”地自我调侃几句,从来不去乱引用什么古诗文。

 

对于旁观的外邦友人,梁长老立论高、站位高,处处以国家兴亡大事为重,体现了第一大帮的格局和风范。

 

我们可以断言,尽管梁长老的武功不是最高的,也没有机会做帮主,但就以他的这份能力和水平,无论哪个新帮主上台,都离不开这个长老,都会对他充分重视和信任。

 

其实,这根本不是什么梁长老的水平,而是金庸的水平。

 

写小说这种事,功力常常在看不见的地方。要写一个冷傲的剑客容易,只要白衣飘飘、横眉冷目,照着吴亦凡那个样子写就好了。但要写一个圆融透彻、世情通达的人可就难了,非要沉凝的笔力、丰厚的人生积淀不可。

 

就在这番精彩讲话后不久,粱长老还有一个临场反应,让我大为佩服:

 

丐帮这一场比武,最后是黄蓉的女婿耶律齐拿了第一名,眼看只剩下鼓掌通过、顺利接班了。没想到横生枝节,杨过闪亮登场,大破蒙古兵,一下成了新热点。

 

一时间,在场的群豪都被杨过刷了屏,忘了选帮主的事儿了。唯独一个保持清醒的是粱长老。

 

他一看席上郭芙的脸色臭得很,“微一沉吟,已知其意”,赶快上台接过话筒,让大家放下手机,以热烈的掌声迎接新帮主耶律齐登场。

 

什么叫功力?这就叫做功力。说白了,不能只讲话出色,还要会看脸色;不能只会服务主人,还要会哄夫人。如果问粱长老:您在帮中的主要工作是什么?公开场合他一定回答:辅佐帮主、杀敌报国。但在他心里,自己的中心工作,就是一句话:处理好黄蓉、郭芙和耶律齐之间的关系。

 

记得曾读一本回忆录,作者沉痛地说:我干了这么多年,才悟到此间的最主要工作就是处理好统帅、夫人和副统帅的关系。我简直无语:你才参透啊?粱长老比你早几百年就悟透了。

 

来源:六神磊磊读金庸


点击阅读本文所属分类的更多文章: 生活多美好 。和高手一起交流:346717337
友荐云推荐

未注明转发、原文均为本站原创。分享本文请注明 原文链接

给您更多信息和帮助

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更多:

技术交流群:346717337 Jquery插件交流

投稿:suchso@vip.qq.com

承接:企业网站门户/微网站/微商城/CMS系统/微信公众号运营/业务咨询

抢天猫双11红包
推荐使用阿里云服务器
echarts教程系列
本月最热文章

微信扫一扫,徜徉悠嘻网,您的休闲乐园

微信公众号:快乐每一天

随机文章
标签

技术交流群:346717337

投稿:suchso@vip.qq.com

专业专注:企业网站门户/微网站/微商城/CMS系统/微信公众号运营/付费问题咨询